如果不往清远走一遭还没有想过要为这个城市写下几字,就像当初无论去到哪都是不用刻意去记住它。
摇摇晃晃的走在玻璃桥上,给观音山山上的观音上香,晚上在别墅五个人挤着两张床。才过去了多久,欢笑声、吵闹声、各种声音就只剩三两记忆碎片了。